这里,大概是遇见彩虹概率最高的地儿

2018-4-3 12:17:45 新闻来源:重庆新闻网

 

  这个地儿,就是赛里木湖。当地的朋友说,只要是夏天下阵雨,太阳一出来,就会有彩虹,他已经见过很多次。

  赛里木湖(Sayram Lake),古称“净海”,位于中国新疆博尔塔拉州博乐市境内的北天山山脉中,紧邻伊犁州霍城县,是新疆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高山湖泊。

  这里,是大西洋暖湿气流最后眷顾的地方,因此赛里木湖有“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的说法。

  这一滴眼泪,去看过三次。分别是2014年6月,2016年6月,2017年4月,马上七月又将到达。而记忆最深刻的,总是初见。

  第一眼的惊艳,从没有在脑海里抹去,如第一次见到你。

  每一次去新疆,需要坐上五个多小时的飞机,飞越七千多里路才能到达。一个地方,一旦爱上,总在脑海里魂牵梦萦,在某些安静的瞬间,被念及。

  好在我有那些文字和图片,记录着每一次的旅途。有一些风景已经不存在,比如说,原来赛里木湖边的那些毡房。

  那一年,记得湖边有一个毡房,属于一个叫“哈利”的哈萨克男子。某一个傍晚,他把那批马牵过来说:“你去骑吧”。半小时后我回去,对他说:“我骑不快,我想要,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

  他笑,跨上马,一根马鞭用力一甩,我的耳边只剩下风声和疾速退后的草地。

  六月的赛里木湖,开满了数不清的野花。那匹马跑在花地里,如同跑在一场虚幻的梦中。

  犹记得那年午后,穿着长裙,躺在半山坡的一片野花中。三年过去,我早已想不起,当初躺过的是在哪个方向。

  赛里木湖很大,第二次去的时候,开着车子环湖一周,才发现原来第一次只是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角落。

  翻开曾经记录的字:“此时此刻,花开着,风吹着,坐在开满鲜花的草地,对着一池深蓝,什么也不用想。远处的毡房,有一个是我今晚住的。无法洗澡没有插座,没有床没有窗,就这样挺好。”

  写游记的好处在于,那些你想要记住的瞬间,就这样,被清清楚楚的记着。

  那一天,遇见了四道彩虹。也许我的漫长的人生中,只有这么一天,能遇见这么多彩虹。

  那时的字:云遮住了阳光,一会儿下起了阵雨,躲在哈利的毡房里看一本书,手机有网络,十分钟前还在微信和朋友说:“下雨了,又出太阳了。期待着彩虹,虽然知道,有些期待只能是期待。”然而,当我走出蒙古包。两道彩虹就在眼前。你知道彼时彼刻,我心中的快乐么?…

  闭上眼睛,我仿佛还能看到那个穿着蓝色冲锋衣的我,在彩虹下被惊呆了的样子。

  傍晚走在塞里木湖的湖边,如在海边行走,有海浪的声音。湖边是片石,湖水清澈的透明。一匹马在夕阳里,被我定格成永恒。

  第二次去赛里木湖,依旧是个六月,依旧花开遍地,依旧住在毡房,只是需要翻过一座小山坡才能看到湖。我也不知道为何,每一年都是6月9日,去往新疆。

  那个傍晚草地上有我们清晰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在夕阳里拍了很多的剪影,很羡慕在湖边搭帐篷的人。

  “赛里木湖的日落时分,夕阳金黄。白色的花,不知名。不是所有问题,都会有答案。”

  我看见自己当时记的文字。那一年,不见了原来我最喜欢的那种蓝紫色的野花。一大片一大片的黄色白色。

  后来又去了一次赛里木湖,那颗大西洋的眼泪结冰了,世界是一片白,而我,竟是欢喜的。

  那一天,下了一场鹅毛大雪,我坐在车上,看雪花飘落。已经是四月,我的江南已经快春暖花开,可那里,依旧停留在冬季。

  “路上,耳机里听你推荐的歌。你在我心里,安静的住着。在路上的时光,是我喜欢的。车窗外,深深浅浅的绿。”赛里木湖回乌鲁木齐的车上,我看到自己打的几行字。

  我想,我只是喜欢在路上的那些时光。去旅行和去做梦,真的是同一件事吧~

  关于作者:若有所思

  江南小女子一枚,《天下常熟》杂志特约主编,新浪江苏特约摄影师,常熟旅游形象大使,阿兰若艺术生活掌柜。。。多个媒体撰稿人,旅行达人,旅行体验师,酒店体验师。



家居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深圳生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13 www.0755s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QQ:2383424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