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茶就是岩茶大师陈孝文的生活24小时

2017-9-13 13:47:25 新闻来源:中国企业新闻网

  8月26日,一直深耕于武夷山的孝文家茶,带着最顶尖的原乡武夷岩茶,来到了被称为“台湾最适合喝茶的地方”的食养山房。

  “孝文家茶名家品鉴会”的第二站,台湾食养山房茶会,在食养山房主人林炳辉的主持下,一群来自台湾的顶尖茶人(包括专业制茶人、茶叶评论家和茶文化传播者),共同见证了这场武夷岩茶与台湾乌龙的对话。

  食养山房,依山涧溪流而建,绿树围绕,这里的建筑与自然都超然的和谐。

  今天的食养山房,在很多人眼中,是一个可以跟自然、跟艺术对话的空间,是多少茶人都向往的朝圣之地。

  食养山房的主人林炳辉,一个深爱茶道的宜兰人。当时四十三岁的他,离开都市到山上归隐。

茶人林炳辉

  此次茶会,林炳辉便是主泡人之一,而另一位主泡人便是陈孝文。

  陈孝文,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武夷岩茶制作技艺的首批传承人。

茶人陈孝文

  食养山房所有的茶桌摆设都是统一标配,线条利落,安安静静的黑白色,没有太多语言。“喝茶要专心。不要布置太多东西干扰喝茶人,用最简单、最单纯的器皿和陈设,让喝茶人找到焦点去专注,能量才能起来。”林炳辉说。

  茶会之前,林炳辉选用是顶级的东方美人茶来招待大家。

  东方美人茶,品种为青心乌龙,其原料采摘时,呈高海拔野放茶状态。因为生长海拔的缘故,这款茶的茶汤兼具高山的气韵,以及东方美人的柔美。

  第一道茶,武夷岩茶豆蔻

  豆蔻,牛肉形成过程中一个稍纵即逝的阶段。其精髓在于保留了牛肉第一道焙火里最清纯优雅的香气,口感温婉绵柔。

  第二道茶,武夷岩茶牛首

  孝文家茶“牛首”,产量稀少,品质极佳。滋味醇厚霸气,还有复合香气,深藏于底的内涵,似乎岩骨与花香。

  第三道茶,上世纪80年代末的手制牛肉

  这款茶,稳定耐泡,香气内敛,生津回味中花、果、蜜的香气在汤中呈现,细腻幽长。

  此次茶会的这三道茶,豆蔻以及牛首由陈孝文与台湾乌龙大师分别冲泡,第三道茶,80年代末老牛肉,则由林炳辉亲手完成。

  孝文全程盖碗冲泡,他注重茶叶本身质地的自然呈现,和对武夷山场的直白表达。而台湾茶人全程紫砂主泡,讲究每一泡之间的起承转合与“留白”,让茶和品饮者之间形成对话。

  武夷茶大山大水、岩韵深厚,而台湾茶精致婉约、优美愉悦。“孝文家茶名家品鉴会”的第二站,台湾食养山房茶会所看到的技艺和思想上的碰撞交流,让武夷岩茶与台湾乌龙这两条乌龙茶界的重要支脉找到了心弦碰撞的回声,也让我们在更广博的天地中,看到了更多可能。

  作为此次茶会最后出场的“牛肉”获得大家的一致好评,那么大家为什么对孝文家茶牛肉的评价如此之高?牛肉到底藏着什么秘密,我们将在下面为您一一解读。

  非遗传人的坚与守

  我们记录下了当年最年轻的非遗传承人陈孝文一天的制茶生活,从他对待岩茶的态度中,或许能看到非遗11年,武夷岩茶的变与不变。

  时间:中午12点。

  刚从睡梦中醒来不久的陈孝文,来到了自家茶厂的4楼天台,坐在一张圆桌旁,开始吃起午饭。

  前一天的熬夜做茶,使得他眼中布满了血丝,显得比较疲惫。尽管如此,他依然和同样疲惫的父亲陈墩水在饭桌上谈笑风生。这几天的连续晴天,对于岩茶制作来说,是老天一个莫大的优待。

  他的2个孩子在一旁追逐打闹,3岁的小儿子不时的拉拽陈孝文的衣角,陈孝文便笑着摸了摸孩子的头,并不时提醒孩子别碰到一旁的另外两张桌子。

  那两张桌子上都是空着的碗碟,等待着前一天一同熬夜的制茶师傅们醒来。

  时间:中午2点

  陈孝文在2楼的茶室打起了盹。采茶工早上6点不到便去了山场,而今天,是今年肉桂采摘的第一天,还是牛栏坑肉桂。

  他正等待着这批茶青的到来,这会是今天的第二批,陈孝文也将在所有工序内亲自把控和参与制作。

  时间:下午5点40分

  窗外一阵汽车的马达声,采茶工带着这一批肉桂回到了茶厂。陈孝文赶到楼下,开始检查茶青的状态,而父亲陈墩水,也在观察着师傅们对茶青的摊晒过程。

  时间:傍晚7点

  陈孝文带着3位做青师傅开始第一次摇青,一起一落十分熟练专注。

  此间他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偶尔看一看其他师傅的摇青,点点头,或摇头。15分钟后,第一次摇青结束,陈孝文回到了隔壁房间,陪着儿子玩了一会,就来到了二楼茶室,今天有不少茶客来访。

  时间:晚上9点15分

  第三次摇青和第一、第二次一样,也是要十多分钟。陈孝文依旧稳稳当当的完成,然后又赶到二楼茶室。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批茶客了,父亲陈墩水正在陪他们喝茶,他也需要过去聊一会天,放松一下。自从武夷岩茶申遗成功,来到武夷山寻茶的人便是一年比一年热情,一年比一年多。

  时间:深夜11点半

  刚结束了第五次摇青后,陈孝文带着5包4号日间刚制好的毛茶来到评审室,把盖碗一字排开。一吸一嘬间,开始给新制的毛茶“挑毛病”。其间不时和父亲交换意见。

  时间:次日凌晨2点半

  陈孝文来到青间,拉出已静置45分钟的青叶,凑近看了一下,又放了回去:“再等5分钟”。他对师傅们说道。

  这是第八次摇青,陈孝文已然有些疲倦,但拿青筛的手依然稳健有力,只是青筋更加凸显。

  时间:凌晨5点

  天已微亮,结束了最后一次摇青的陈孝文,看着师傅们把茶叶带到一楼开始杀青。他不时的观察与检查。预定的杀青时间结束,只有他点头后,师傅们才会进行水焙过程。

  时间:凌晨6点

  经过一整夜的劳动,新的一批毛茶被装进了储存室,等待晚上陈孝文与陈墩水的评审。

  陈孝文回到了卧室,可以放松大半天身体了。但是他的心情却放松不下来,因为这一天的天气已经阴沉,即将开始下雨。这就意味着要保持茶叶优秀的品质,今天晚上他需要集中更多的精力和付出更繁杂的劳动。

  把茶叶做到更好,是他最为坚持的,也是这段时间他唯一牵挂的事情。

  一天24小时,记录着最年轻的岩茶传承人陈孝文制茶的点点滴滴,披星戴月,他从未停下,武夷岩茶也从未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