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人知的世界钻石加工厂

2013-6-27 15:21:07 新闻来源:广东新闻网

    在印度,在苏拉特这个城市,钻石切割打磨业是从二十世纪初才开始发展起来。如今,这个城市的100万名工人,加工着世界上65%的钻石,而他们加工的钻石,占印度钻石的90%。

    世界钻石加工厂

    苏拉特(Surat)市位于孟买(Mumbai)市的北边,相距300公里。此时正是15点整,几千名钻石珠宝商苏忽然从Varachha社区的大街小巷中冒出来,涌向当地的两个大型钻石交易市场。在那里,“珠宝皇后”——钻石,每天都进行着频繁的交易。

    为了安全秘密地携带钻石,这些钻石商人们竟效仿起大名鼎鼎的“班迪(Bandi)”——印度南方最底层的贱民杂工们,在衣服下面像系腰带似地缠绕着一个棉布袋子,里面装着他们的宝石。在Varachha社区,任何大小、任何颜色的钻石都在那里交易着,有的直接站在大街上买卖钻石,有的干脆坐在路边小摊上和钻石切割工进行交易,当然还有的在半露天的贸易大厅里正式地进行。

    人们说,这里的人“每天脑子里想的是钻石,每天的生活在钻石中度过”。他们都是清一色的印度古吉拉特人,并且彼此认识。其中大部分人来自同一座城市——距离苏拉特300公里的索拉什特拉(Saurashtra)市。你几乎看不见警察,而且这里的警察是不携带武器的。然而满大街照样进行着几百万美元的过手买卖。

    在Varachha这个社区,有几千家工厂从事着切割打磨钻石的工作,它们或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科技加工设备,或使用着十分古老破旧的机器设备,但占据了竞争首位的,是祖先传下来的本领,以及使料件与机器精确吻合的能力。这里的手工匠可以打磨0.01克拉(即1.3毫米直径)的钻石,丝毫不逊色于他们打磨10克拉甚至更大的钻石。所有的工匠们都朝着一个目标铆劲:通过完美的切割打磨,让手下的钻石绽放出极致的光彩,同时将钻石本身重量的减少降低到最小的幅度。

    在印度,在苏拉特这个城市,钻石切割打磨业是从二十世纪初才开始发展起来。如今,这个城市的100万名工人,加工着世界上65%的钻石,而他们加工的钻石,占印度钻石的90%。相比之下,整个中国却只有50,000名钻石切割打磨工。

    在Veer Gems钻石加工厂的顶楼(即第四层楼),皮亚什·沙阿和他的儿子穆兰,正和一位买家商谈一桩12,500克拉天然开采钻石的买卖。Veer Gems钻石加工厂是蓝玫瑰商业联合会(Rosy Blue Business Alliance)在苏拉特市最主要的合作者,每年的营业额高达20亿美元以上,是全球最主要的钻石珠宝商之一。

    现年62岁的迪利普·梅塔(Dilip Mehta),是蓝玫瑰集团(Rosy Blue Groupe)的灵魂首脑。为什么取这么一个公司名呢?“这个颜色给人们的想象,符合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感知”,迪利普·梅塔这样解释道,“蓝色和玫瑰红色象征着晴朗的天空;此外,玫瑰红色代表了欢乐,而欢乐,正是我们想要传递到我们工作当中的一种情绪。”他是印度耆那教团体的成员。这个宗教主张非暴力,因此其教徒在职业上有着不少限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它的教会成员传统以来,在职业上一直都是银行职员、保险员、金融财务工作者、商人、经纪人和钻石珠宝商。

    在迪拜和南非约翰内斯堡进行为期两天的商业旅行之后,迪利普·梅塔于昨晚抵达了孟买,他的下一行程是前往比利时的安特卫普。今天早上,他从5点30分开始会见他的商业合作伙伴们,向他们表达他的主张。他的声音温和,表述清晰,语气平稳。当他查看一块金刚石时,总是迅速得出判断,而他身边所有的伙伴都知道他的结论是对的。

    如同其他印度大钻石商一样,迪利普·梅塔很喜欢谈论他的出身:“我们以自己的姓氏为荣,它们就好像是我们印度榕树的根一样。它们发展得越壮大,我们的小团体和家庭就越得以繁荣昌盛。我们的祖先都是奥斯瓦尔人。奥斯瓦尔是一个起源于旁遮普邦和拉基斯坦省的部落,后来慢慢地迁徙到古吉拉特邦北部的巴伦布尔地区,而我们全都是从那个地区走出来的。到了十九世纪末期,我的祖父迁居到了孟买,并艰难地以皇商的身分挤进了珠宝行业,成为皇亲贵族的御用钻石供应商。他甚至数次亲赴巴黎展示他设计的珠宝钻石系列。”

    近几年来,印度的国民生产总值一直徘徊在7%至8%的增长率,而孟买永远是带动印度经济发展的发动机,构成了孟买-浦那-纳希克黄金三角洲和新德里-孟买主要经济轴心。在那里,日本的投资越来越加大了力度。许多新兴的大型印度公司及外资投资企业、银行、高科技企业和工业集团,都将总部设在了孟买的Bandra Kurla区。

    孟买,钻石行业的新中枢

    印度由国家划拨土地、本国钻石商们出资,建立了一座占地8公顷的巴拉特钻石交易所(Bharat Diamond Bourse,简称BDB)。它将逐步取代历史形成的钻石交易区——位于旧城的“Opera house(大剧院)”。这座新建筑装备有自己供能系统,由八个主体部分相连而成,共有九层楼,2,500间办公室,其建筑结构处处体现着现代化技术和安全性。巴拉特钻石交易所(BDB)的总裁阿奴普·梅塔清晰而明确地说道:“钻石的历史是从印度开始的,始于古印度的戈尔康达矿山。同时我们也从荷兰阿姆斯特丹、比利时安特卫普、南非和其他地方学到了许多关于钻石的知识。我们印度人花了许多耐心才建起这个行业。如今,我们已经拥有了资金、矿源和技术设备,进行了必要的投资。我们的人员经过专业的训练,我们对钻石有着深入的研究。如今,我们所有的基本条件都已经准备到位了。我们可以梦想着成为全球的钻石中心了。我们将持续朝着这个必将到来的远景前进。”

    的确,钻石这种宝物在印度国家内无处不在。它甚至被应用到最新的医学改革中。桑德拉斯科哈·查万博士的研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从几年前就开始针对特定情况下的视力障碍(如近视、远视等)做了很多研究,目的是恢复这些患者的视力,同时减缓这些疾病的加深速度。为了筹足资金展开新的研究、治疗新的疾病,查万博士发明了第一批“钻石做的眼镜”——镶着18颗钻石的隐形眼镜,引得一些好莱坞的女明星、国家政府首脑的妻子和负有名望的大企业家们纷纷购买。

    如今,印度已经有能力自行切割全球钻石业中最精贵的部分了,而比利时的安特卫普仍在顽固地与它对抗着。2011年,安特卫普以拥有1,850家钻石企业和总营业额达420亿欧元的成绩,在全球市场上出售了全世界80%的天然金刚石胚和50%的完成切割钻石。安特卫普早在1585年就成立了钻石及珍稀石料行会(la Guilde du diamant et des pierres précieuses),其主席Eddy Vleeschdrager总结说:“早在550年前,我们就经历了钻石业所有的考验,并且战胜了一切的艰难险阻。”然而全球竞争是残酷的。在2000年的头十年,印度取得了不可阻挡的进步,并最终控制了安特卫普70%至80%的钻石市场。

    追随着第一批印度移民的脚步,迪利普·梅塔也于上世纪70年代来到了安特卫普。“当时印度正处于社会主义的统治下,实行了尼赫鲁执政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他回忆道,“当时印度每个家庭的男孩,都走出了国门。随后到了1969年,我意识到,如果想要取得更好的发展的话,我也应该到外面的世界去见识一番。就这样我来到了安特卫普。在那里,我深刻地认识到,钻石行业将会迅速地发展起来。从此,我的父亲便和我一起,在比利时度过了许多时光。”2001年,迪利普·梅塔获得了印度和比利时双重国籍。2006年7月19日,他被正式告知,比利时国王阿尔贝二世有意授以他男爵的称号,理由是“表彰他对钻石工业发展和比利时对外贸易发展所作出的贡献”,同时这也象征了钻石商人这一团体不仅蓬勃发展,而且对国家作出了经济贡献。

    “事实上,是安特卫普让我们摆脱了印度农村的模式,让我们的思维变得更加全球化。”迪利普·梅塔用肯定地语气道:“从那以后,我们便在许多国家建立了工厂,其中包括在中国,但我们的智囊团始终在安特卫普和孟买。”而来自DTC戴比尔斯(De Beers)公司、俄罗斯埃罗莎(Alrosa)、力拓集团(RioTinto Group)、必和必拓公司(BHP Billiton)及博茨瓦纳(Botswana) 的天然原始金刚石,一旦到达蓝玫瑰的办公室,那里的人们便发挥了极致的活跃和高度的专心致志。首先,他们必须尽快根据专业能力的大小,将不同批次的钻石分配到世界各地不同的工厂中去。这属于战略性的决策,获利的空间十分狭窄。

    一批天然开采的金刚石很快来到迪利普·梅塔的眼皮底下,他像所有基层的分拣工一样,重复着五十多年来的分拣动作。对于他来说,钻石一直是能够让他目眩神迷的物品。

    钻石,是一种能够让全世界的男人们和女人们为之心跳加速的石头。如今,这种宝石在商业交易及切割工艺上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印度已经取得了无可争议的龙头地位,它控制着一个巨大的钻石市场,在完品切割的钻石方面拥有182亿美元,在珠宝生产方面拥有350亿美元,而在钻石工业加工上拥有600亿美元。许多印度人,比如迪利普·梅塔,正信心十足地筹备着,以巩固这一重新洗牌之后对印度有利的世界格局。